销售旺季提前!承包全球超60%圣诞用品的义乌厂商却乐不起来 – 义乌澳门新葡8455 – 领航进出口

销售旺季提前!承包全球超60%圣诞用品的义乌厂商却乐不起来

13 次浏览

全世界的圣诞节,或许都离不开Made in义乌义乌制造)。

在全球的圣诞用品市场上,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圣诞用品专区汇集了几百家圣诞用品商户,全球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都来自于这里。义乌,称得上是世界最大的“圣诞用品工厂”。

今年,欧美地区最愿意为圣诞节花钱的商家是否能如愿从中国采买到圣诞用品?要知道,全球疫情之下,将圣诞老人和他的礼品运去欧美家庭的运费实在是太贵了。

针对今年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出货情况,8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各方采访了解到,自去年疫情后三四季度开始,就出现海运运费连续翻倍上涨,仓位紧缺,一箱难求,且未有回落的局面。

在海外疫情持续影响,且全球运力短缺的情况下,供货节奏也被打乱了。据义乌厂商反映,今年圣诞用品外贸生意供需失衡,出货延迟。目前,圣诞外贸人正在全力消化疫情带来的利润下滑、原材料和人工上涨等压力。

被打乱的节奏:旺季提前

去年,受海外疫情影响,“承包”全球圣诞节庆用品多年的浙江义乌海外圣诞用品市场整体陷入沉寂,订单数量锐减。

圣诞用品商家们本指望着今年能大体收复之前的亏损,没想到,在今年又遭遇了“史上从未有过的,魔幻如过山车一样”的纠结行情。

“做了十几年生意,今年遭遇的情况真的非常特殊,以前从来都没遇到过。圣诞用品属于时效性商品,如果过了特定时间,就砸在手里。目前我们正在给客户全力出货中,有一部分已经交货,还有一部分真的是‘没办法出’。”义乌市双元圣诞工艺品公司总经理骆有栋告诉记者,其公司是专门生产圣诞光球、圣诞树、节日灯饰的外贸制造企业,产品主要销往欧美、俄罗斯市场,年产值大约6000万美元。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记者注意到,在义乌同类圣诞灯饰产品中,骆有栋所在企业生产的圣诞光球类灯饰产品定位中高端。去年,国外采购量突然下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到了今年二三月,就有海外客户提前向他下订单,他持续接单到5月份,客户还在给订单,圣诞旺季前移了两三个月。

今年,对于骆有栋来说,非常直观的感受是,整体供需严重失衡,需求太多而供应无法满足。“我们很早就接满了订单,很多小客户的订单我们都没法接,目前保证的都是老客户较大的订单。”

“圣诞用品的销售旺季是7月~9月,主要以海运的方式运往全球各地,加上几十天的航运时间,运抵当地市场正好上市销售。以往欧美客户都是五六月才过来进行采购,现在疫情之下,人也来不了,很多老客户都是直接在网上看图片、款式,再进行沟通。”骆有栋说道。

“今年的出货情况比较特殊。目前这个时间点,义乌圣诞用品生产商们正抓紧时间满负荷抓紧生产;从今年反馈的订单量来看,虽然呈现出恢复到疫情前70%的局面,但最后的出货量情况还待定,因为疫情造成的港口封闭、海上拥堵等情况,让厂家们出货会偏保守一些,目前来看,还是无法判断最后我们出货多少。”浙江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蔡勤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运力上涨,出货可能就要亏

因为全球货运积压、拥堵、运费上涨等问题,许多买家或许会在这个圣诞购物季空手而回。

“销售旺季提前到来的背后,正是当前全球运力紧张的局面。义乌市场外向度高,作为其中主要链条之一,海运货代是义乌货通天下的桥梁和纽带,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蔡勤亮对记者分析称,在义乌经营10年以上的厂商们,他们今年口中的“纠结”指的正是:利润在“运费上涨、原材料上涨、人工”的压力下已大不如前,利润被进一步削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只好“宁可不做、少做”,以保守的方式来维持经营。

记者注意到,以往,义乌出口商品90%以上是通过宁波、上海等沿海港口出口,或者通过公路运输出境,少部分商品通过空运出口。

当下,三季度集运旺季已经开启。受疫情影响,港口方面消息显示,梅山码头封闭,有船舶已改道上海,三季度旺季运价或再上调。在目前集装箱突然紧张的情况下,舱位需求不断推高,主要承担圣诞用品出口的宁波港的国际物流,出现了“一箱难求”的局面。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订单是来得早,现在货都做好了,却运不出去。货代公司那边给我们的反馈是没有箱子。每天我们也必须和港口那边的货代公司保持联系,一方面可以实时掌握报价情况,一方面了解下目前码头拥堵和运力紧张的程度。”骆有栋表示。

今年以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大幅上涨,迄今累计涨幅超过180%,指数创11年来新高。同时,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8月10日,中国、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航线40英尺标准集装箱的海运价格已首次超过了每标箱2万美元。而近一个月以来,已有马士基、地中海、赫伯罗特等多家全球主要船公司陆续上调或增加以旺季附加费、目的地港口拥堵费为名的多项附加费。

“从今年6月开始,到10月,这就是我们的出货期。每次出货我会走1至10个海运货柜不等,但今年的货,如果我要出完全部的话,就要大亏。”骆有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航运界网副主编马晖则对记者分析称,第三季度为海外圣诞备货阶段,属传统海运旺季。面对当前非凡的集运市场,在六保六稳政策下,国企船公司运价不会出现大幅变化;但更多国际化品牌的班轮公司会遵循市场行为,特别是在圣诞季,出口货量和需求预计还会持续增加,如果调控不及时,新一轮缺箱还会上演。此外,受疫情反复、港口拥堵、地缘政治等影响,运价再次上涨为大概率事件。

“当然,也有运价下降的情况可能发生,自美线市场暴涨以来,越来越多的‘新玩家’入场美线赛道,对货主而言是一个新的、便宜的选择。”马晖判断道,“新玩家”运价在每标箱1.5万美元左右。

原材料和人工成本进一步蚕食利润

除了运费,来自原材料上涨的压力,也在蚕食着利润。

自去年疫情暴发后,全球原材料大多面临上涨,骆有栋所在工厂生产的圣诞灯球,其用材普通塑料的价格便是一路上涨,涨幅高达30%左右。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塑料价格的上涨,给生产企业带来了许多成本上的压力。尽管订单有所增加,但提前锁定的合同让厂家们必须得按时交付产品。

“我们只好认亏了,原材料的上涨导致我们的成本平均上升10%以上,由于我们的订单是采用分批次来定价的,如果当时3月、4月下单时候按价格没涨前下的,那相当于现在出货提交的这个单子就没有利润了。”骆有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蔡勤亮对记者分析称,由于今年年初开始很多原材料涨价,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就不敢备太多货,由于前期备货不足,现在整个生产大家都或多或少出现缺货,造成生产时间有点紧张,有部分产品会出现不能如期或者按原来的数量去交货。

另外,义乌方面人工工资成本上涨压力,也让商户直呼“生存很困难”。“我们义乌出去的圣诞产品,大到几米高的人造圣诞树、全套圣诞服,小到圣诞彩球、彩灯、彩绘,可以说圣诞节的方方面面我们都包揽了,这几年义乌的圣诞产品迭代快,在创新、质量和价格三个方面集体抢占高地,征服全球。”蔡勤亮表示,要说人工,是有一定程度的上涨,现在国家扶贫工作做得都挺好的,很多工人在原籍地就能找到自己合心意的工作,也能拿到满意的工资。所以,来义乌打工的越来越少了,这也就造成人力上涨。

外国客户收不到货,就不愿意向义乌商家结款。那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交货?

对此,骆有栋表示,目前公司和欧美客户不断加紧沟通,有的客户能理解这种综合不可抗因素带来的运费上涨,能给予一定的运费补偿加价,对这部分商户,那就抓紧时间、想尽办法排上货柜赶紧出货,如果实在不能走海运,厂商也在抓紧联系中欧班列。

但也有部分客户既不想加运费补价,又不能等待船期延长,同时面临货运船到达外国港口后长时间无法完成清关,商品积压在港口无法卸船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骆有栋表示,这样只能和对方商议退单了。

“大部分欧美客户还是非常理解的,有的客户自己选择取消了,有的只能‘硬着头皮’出货。”今年的圣诞订单,让骆有栋觉得“有部分亏损是肯定的”。

“有些客户他不肯加价而退单,商户不接单也是造成今年出货紧张的一部分原因。有些客户还是按老的订单价格来下订,但现在原材料和人工涨价,若按原来价格下,我们这边都没法接受,所以导致客户的一些单就没办法下,等于推单推掉了,这也会导致欧美那边感觉今年的圣诞出货特别紧张。”蔡勤亮补充说道。

在接受采访时,骆有栋直言,这两年在义乌经营让他感觉有成本上的压力,居高不下的厂房、商场摊位租金和人力成本,再经此一“疫”,他开始权衡是否要转移生产基地到其他租金和人力成本较低的城市,但义乌市场的优势是具有齐备的供应链资源,在义乌一个地方就能把所有的东西都采购齐全;另外,在出口政策上,义乌也算得上是目前全球最好的商品集散平台,出口方式齐全,对外出口的海关政策基本上达到“顶配”。经过种种考量,骆有栋认为,还是只能期盼全球疫情能被很好地控制住。

对于今年疫情下的中小制造生产商来说,产品无论是被滞留在国外的港口仓库,还是国内的仓储场地上,都挤占了企业的资金成本,压力不言而喻。今年的销售局势与以往相比,难度不小,但大多数商家还是选择坚守,等待属于他们的“旺季”。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