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 义乌澳门新葡8455 – 领航进出口

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57 次浏览
走进义乌,就是走进当代的“清明上河图”。

白天,满载货物的卡车来来往往,商户档口打包货品堆积如山,百万件快递发往全国各地。夜晚,灯火通明,网红们拍段子、推产品,主播团队开对接会、搭建爆款平台。24小时熙熙攘攘,忙忙碌碌。

靠小商品闻名于世的义乌,自从阿里巴巴、拼多多等电商不断占领下沉市场后,曾一度艰难。

如今的义乌市场,坐拥7.5万家实体商铺,服务产业链上游200多家中小微企业,商品210万种以上,资源极度丰富。

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网店第一村”青岩刘和“网络直播电商第一村”北下朱。

前不久,义乌和快手联合宣布2021年电商计划。世界上最大的货源基地义乌,将与快手深度合作与融合,将直播电商加速进入快车道。

风口上的短视频直播带货,将历史悠久的义乌模式,又催生出一个新的产业链小镇。

其实,义乌从很早开始,就有了做电商直播的“基因”条件。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01从挑扁担,以物换物开始

说到新葡萄京市场,最早是一种“鸡毛换糖”以物换物的方式。

那时候,有一群人,挑着扁担,手摇拨浪鼓,每天穿街走巷。他们把红糖熬成糖块,用针线、纽扣和其他小物件,与别人交换鸡毛等物品。这群人被称为“敲糖帮”

“敲糖帮”将全国各地的商品,聚集到义乌,然后又将商品销往世界各地。《鸡毛飞上天》里的陈江河和骆玉珠,就是走南闯北的义乌人创业史的缩影。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代又一代的义乌人将“鸡毛换糖”发扬光大。

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0多家名优企业,其中外商投资企业2500多家,汇集义乌,设立办事处,以总代理、总经销等厂商挂钩的机制,28大类10万余种商品,形成了高效的成本优势,“义乌价格”名声鹊起。

义乌市场的最鼎盛时期,总面积114万平方米,市场摊点近4万个,从业人员7万多人,日客流量10万多人次,小商品出口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义乌被打造成了全国的小商品流通中心、展示中心和配送中心。一级批发市场的地位,就此形成。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02 在电商时代突出重围

电商时代的来临,阿里和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给义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同质化竞争和小商品的天然短板,也挤压着义乌的生存空间。

不过,义乌有着“自我革新”的强大基因。它很快捕捉到新的市场。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一个名叫刘文高的男人,带着青岩刘村的村民们搞起了电子商务。

刘文高当时从外地经商返乡,指导全村人,热火朝天地开起了淘宝店。聪明的“敲糖帮”后代们,很快就致富赚钱了。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原来没有正规职业的李铭,唯一特长是打印论文范文,靠微薄的房租糊口度日。在做起了孔明灯特色手工制品后,成了年收入过百万的淘宝店老板。

来自浙江余姚的90后杨东宝,从盘销库存和物流开始做起,如今是淘宝天猫上经营母婴和儿童教育用品的多家店铺老板。看到他穿梭在堆满货物的库房,熟练迅速贴快递单的样子,谁能想到,眼前的这个像快递小哥的男孩,是一个年销超600万,管理着十多名员工,拥有三辆汽车的青年企业家呢。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如今的村民们,还是喜欢把义乌市网商协会副会长刘文高称为“刘主任”。这个称呼,代表了“中国淘宝第一村”的一个时代。

青岩刘村的原住人口只有1000多人,如今电商从业人员超过2万,经营网店超过3000家,全年销售额40多亿。淘宝网上交易超过50万笔的“金冠店铺”,有十分之一来自这里。义乌也因此获得了新的名号——电商之都。

义乌电子商务速猛发展,成为了全国最大的网络商品供应基地。依托实体市场和发达物流,众多境外电商平台纷纷涌入。亚马逊、谷歌、借卖网、日本GMO、东南亚和台湾领航电商Shopee等平台在义乌设立采购中心。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去年一年,义乌的电商交易额为3124.87亿元,跨境网络交易额达870.88亿元。几百万种小商品沿着“义新欧”中欧班列和“义甬舟”大通道出海,在全球200多个国家,留下了代表中国小商品的“义乌印记”。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义乌的电博会,也成为了行业的风向标,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知名电商企业,搭建起了全球电商交流合作的平台。每年4月,全世界的目光都会投向这里,与全球市场同频共振。

去年的疫情大考之年,很多市场都按下了暂停键,而义乌却逆势飘红。2020年1-5月,跨境电商出口11.2亿元,同比增长290.3%;5月单月外贸出口315.2亿元,同比增长18.6%。2020全年,义乌快件出口超1000万件,同比增长270%。

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的快速增长,成为了义乌发展的新亮点。而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2.2公里的北下朱村,乘着直播的东风,也一夜爆红了。

03 没有薇娅李佳琦,却拥有最大的直播村

义乌的北下朱村,最早是“地摊第一村”的代名词。常住人口只有1千多人,而外来的直播从业人员超过5万人。正是他们,为北下朱创造了日均60万件订单,年交易30亿的业绩,让这个默默无闻的村子彻底火了。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在北下朱村,每天都会诞生造富神话。有人穿着短裤人字拖进村,如今从头到脚土豪金。有人踩着电动三轮车进村,如今代步的不是宝马就是奥迪。

从事陶瓷类商品买卖的王一均和张潇艺夫妇,原本在山东临沂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广东的工厂去甄选货品,来义乌后,才发现这里的优质产品多得令人眼花缭乱。经过两年多的打拼,两人的淘宝店铺粉丝量蹭蹭蹭突破百万,日订单量最高达6万单。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擅长纯银饰品的英姐,2018年来到义乌后,凭借物流费用和款式丰富的优势,也慢慢赚到了钱。如今粉丝480万,场均GMV超过200万元。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纯银饰品主播英姐在直播间和粉丝互动)

在这里,每天都能听到这个主播爆单,那个主播爆单。可是许多直播间粉丝寥寥无几,更卖不出货。

湖北小夫妻邹洋和黄依雯,疫情期间实体店被迫关店,双双来到北下朱村从头开始。

从如何拿货,怎样跑市场,如今什么最火,到主播装备,统统仔细研究、细心对比。在完全没有粉丝基础的情况下,夫妻俩每天直播五六个小时。然而,直播半个月以来,直播间只有三四个人在看,而且这几个人还是自己的熟人。非但没有盈利,反而倒赔了5万。

房租、生活费…..压力山大,夫妻俩常常为直播的琐碎事情争争吵吵。老公邹洋想放弃直播回老家,但黄依雯却满怀期望,想坚持做下去。

还有一位50岁的草根创业网红,她也叫英姐。英姐来自东北,之前在吉林卖烤地瓜和玉米,去年背井离乡来到北下朱村,当上了文具用品的主播。如今她的直播间粉丝一直就没超过20个人,每天出单最多的时候是四五十单,最少的时候只有十单八单,“赚十几块钱”。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文具用品主播英姐带着东北大喳子味直播)

原本在杭州的主播娟娟,带着全家来到这里再次创业。她的目标是在两年内做出一个团队,能够稳定产出、变现。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不少见证了“直播第一村”的小商品供应商,都纷纷离开北下朱。有的转行,有的回乡。

曾经在北下朱打拼了整整8年的钟永平,因为压力太大,卸任微商会长,在距离北下朱两公里的白岸头村,盘下新铺位,另起炉灶。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钟永平在白岸头村的新铺面)

高强度的直播,的确给主播们带来巨大的压力。为了一次爆单,他们昼伏夜出,一天只吃一顿饭;为了一个段子,他们苦思冥想,心力交瘁。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在义乌副食品市场三楼,一名主播正在做准备工作)

在北下朱村有很多直播培训机构。

去年整个村全年就举办了500场次的电商培训班。有一家去年2月刚成立的培训机构,一年多时间就开办了30多期的淘宝、抖音、快手直播培训课。这家培训机构的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直播是否成功主要靠个人。”当记者问直播是否能赚钱时,这位老师说:“如果直播赚钱,我为什么要在线下教课呢?”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网红主播在街头录制段子)

人人都盼望直播“爆单”像砸金蛋一样降临到自己头上。就如同“割韭菜”,人来一茬,走一茬,又来一茬。有人逃离,有人勇闯。

即使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成不了薇娅和李佳琦,但他们仍然怀着一夜暴富的期待,不愿离开北下朱村。

去年疫情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北下朱村。他们坚信,义乌,是电商经济腾飞的地方,也就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04 义乌还能乘着风飞上天吗?

在经济发展的浪潮中,义乌从“敲糖帮”到“电商之都”,再到“直播之都”。紧跟时代的步伐,每一次都站在了风口之上。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新鲜出炉的第一季度经济运行“成绩单”显示,义乌全市实现生产总值378.4亿元,同比增长21.1%。集贸市场总成交额546.5亿元,同比增长71.9%。其中全市快递服务业务量19.28亿件,同比增长107.5%,比广州略多,继续稳居全国第一。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过去的义乌,号称是小商品圣地。“天上飞的,地下走的”,什么稀奇古怪的小商品都有。如今的义乌,拥有有完整的直播生态链,正在打造宇宙万物皆可直播的基地。

去年,义乌开设的抖音小店超过5万家,网红直播带货18.33万场,销售额207.02亿元,同比增长58%。今年第一季度的交易额超700亿元,跨境电商零售出口交易额达196.65亿元,同比增长21.05%。

被阿里拼多多挤压的义乌,为何还能成为5万名网红直播的聚集地?

过去传统的电商时代,先铺货再建场,最后去找人。如今的电商时代,先聚人,再搭建全新的消费场,把“货找人”变成“人找货”。主播们没有囤货资金压力,在实现低成本创业的同时,还可以跨品类竞争。直播行业因此而蓬勃发展,也因野蛮生长带来无序和浮夸。

有人说电商直播市场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也有人说仍然有无限可能。但不管怎么说,明天的竞争会更残酷。

网红主播们的主赛道是做好内容,卖好货,聚好人气。而摆在义乌市场面前的,是如何打造更多变商品、更稳定品质供应链的优势。

那么,以义乌为代表的直播电商主战场,还能催生出一批新的“货源主播”吗?

Leave Comment